刘暖曦称江母曾删改证据 刘暖曦自述案发当天经过

原标题:刘暖曦称江母曾删改证据 刘暖曦称江母曾删改证据 刘暖曦自述案发当天经过!从青岛中院了解到,该案二审第一次开庭后,上诉人刘暖曦又向法院补充提交了部分证据,据悉刘暖曦称江母曾删改证据,这是怎么回事呢?刘暖曦自述案发当天经过,具体情况如何?和小编一起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青岛中院了解到,该案二审第一次开庭后,上诉人刘暖曦又向法院补充提交了部分证据,据悉刘暖曦称江母曾删改证据,这是怎么回事呢?

刘暖曦自述案发当天经过,具体情况如何?

和小编一起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刘暖曦称江母曾删改证据 刘暖曦自述案发当天经过

刘暖曦称江母曾删改证据

11月22日下午,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第二次开庭。此次开庭,已进行法庭调查等程序,庭审近2小时,合议庭宣布休庭,案件择期宣判。

青岛中院在庭审结束后发布官方消息称:“上诉人刘暖曦又向法院补充提交了部分证据,合议庭依法恢复法庭调查,上诉人刘暖曦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胡贵云到庭进行举证陈述,被上诉人江秋莲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未出庭。”

2016年11月3日,在日本东京中国留学生江歌被室友刘暖曦前男友陈世峰杀害。此后6年,该案在国内掀起多次讨论。2019年10月,江秋莲以生命权侵权为由对刘鑫提起诉讼,并索赔两百余万元。今年1月10日,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判决被告刘暖曦赔偿69.6万元。随后,刘暖曦提出上诉。2月16日二审第一次开庭,刘鑫和代理律师、江秋莲代理律师出庭,江秋莲因身体原因未出庭。

对于案件争议焦点及近期江秋莲与刘暖曦的多次舆论交锋,上观新闻记者在一审开庭前后,以及二审第一次开庭后、第二次开庭前后采访过案件当事人。11月20日晚间22点左右,刘暖曦接受了记者1个多小时的视频采访。

“二审第一次开庭时很匆忙,这次有了足够的开庭准备时间。 ”刘暖曦表示自己已经为这次开庭准备了半年多时间。

记者也多次尝试联系江秋莲,但均被拒绝。在本次庭审开始前半小时,江秋莲公开发布消息称“由于特定主客观原因,我与黄乐平律师、李婧律师两位代理人都不参加今天下午的庭审,我们已向合议庭做了说明”“此前我们已经就本案的事实与法律相关问题向合议庭充分表达了我们的意见与主张。”

刘鑫方已提交部分日本调来卷宗作为新证据

22日下午庭审中,法官给了刘暖曦充足时间读完了她事先准备的个人陈述。刘暖曦在发言时情绪激动落泪,也因此被法官提醒注意控制情绪。

“觉得能顺畅地把自己想说的在法庭上都说出来挺好的。”刘暖曦在庭审结束后表示。

本次开庭前,刘暖曦向上观新闻记者提供了她的上诉状,其中呈现出6个关于江歌被陈世峰杀害前后,她认为还存在争议的细节,包括:是否要求江歌在地铁口等她;是否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关于案发前不报警的争议;3人是否相遇、起争执;刘暖曦是否尽到报警义务;以及关于门锁争议。

二审开庭以来,刘暖曦方一直坚持江歌被杀完全是陈世峰的行为所致,上诉人(刘暖曦)没有过错,不存在上诉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上诉人履行了报警义务,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本次庭审开庭前,刘暖曦称已经获得了新的证据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即今年7月她从日本申请回来约500多页、重达七八斤左右的卷宗。其中包括案发时刘鑫两次报警录音、多份搜查报告书、庭审笔录、检方对刘鑫的调查笔录、陈世峰的陈述书、起诉状、判决书等。9月,刘暖曦从日本调回的卷宗获得了相关机构的公证,产生法律效力,刘暖曦在第一时间提交给了青岛中院。

刘暖曦表示,她曾请过日语专业人士反复听写两段报警录音,重新制作了报警记录日语文字版,与被上诉人江秋莲提供的文字稿进行对比,认为江秋莲及辩护律师在一审时提供的卷宗翻译材料有多处错误。此次开庭,刘暖曦已将陈世峰的全部供述翻译公证后提交给了青岛中院。刘暖曦一方提出,一审中江秋莲和代理律师没有将其从日本申请回来的卷宗悉数翻译并交给法院,而是选取了其中有限的部分,合议庭应责令江秋莲提交39.64斤卷宗的全部材料,并且指定专门机构重新听写翻译。

对于一审中江秋莲一方提供给法院的证据是否存在拼接剪辑,断章取义的情况,江秋莲的代理律师黄乐平并未明确予以回应,并且表示:“二审判决书会给出答案。”

2022年初此案一审判决后,黄乐平曾经在案件座谈会上播放去年开庭时已递交法院的江歌遇害前10小时事件还原视频。其中举证了刘暖曦在江歌遇害当日,明知陈世峰曾对她有威胁性语言,但并不告知江歌并邀她同行,将她置于潜在险境;以及刘暖曦在陈世峰尾随两人到达公寓时,只顾自己安危,独自进入公寓锁门避险,将江歌和陈世峰留在门外,切断了江歌的逃生通道。

江秋莲的代理律师黄乐平曾用“危险引入”这一说法论述刘鑫当时存在的侵权责任。在本次开庭,刘暖曦的代理律师胡贵云从多个维度反驳,提出刘暖曦不构成“危险引入”。胡贵云辩称:刘暖曦不可预见陈世峰的杀人危险,无法“引入”并“维持”,作为一个普通人,其行使的是合法权利,并无法律上的过错,其对杀人的危险根本不可预见,同时危险引入不是法律概念。

头条奇闻微信公众号:奇闻有趣
关注头条奇闻公众号,订阅更多头条奇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