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声、哭泣声、尖叫声中,156人消逝在梨泰院的夜晚!

原标题:消逝在梨泰院的夜晚 韩国新冠疫情政策放开后的首个万圣节,梨泰院这个有“万国城”之称的观光特区再次成为年轻人聚集的圣地。10月29日这天,大约10万人聚集在此,原本要度过万圣节的狂欢,却经历了韩国近8年来伤亡最惨重的公共事故。 这一夜,在梨泰院的五色灯光里,迷幻的音乐声、哭泣声、尖叫声中,一些人消逝,一些人幸存。 疫情后的狂欢 刘欣冉2019年从国内赴韩留学至今,完整经历了韩国疫情的收

韩国新冠疫情政策放开后的首个万圣节,梨泰院这个有“万国城”之称的观光特区再次成为年轻人聚集的圣地。10月29日这天,大约10万人聚集在此,原本要度过万圣节的狂欢,却经历了韩国近8年来伤亡最惨重的公共事故。

这一夜,在梨泰院的五色灯光里,迷幻的音乐声、哭泣声、尖叫声中,一些人消逝,一些人幸存。

疫情后的狂欢

刘欣冉2019年从国内赴韩留学至今,完整经历了韩国疫情的收紧和放开。

4月,韩国政府解除了社交距离限制,9月26日,韩国政府将室外佩戴口罩令由“国民义务”降级至“建议佩戴”,此次万圣节是三年来第一次“没有口罩的万圣节”。

万圣节去梨泰院,也是刘欣冉心心念念的。刘欣冉几周前就在网上浏览各种变装服饰,颇费心思地选了一套“皇帝”的衣服,快递到学校就花了一周。

梨泰院是韩国年轻人夜间娱乐的主要街区之一。2020年,梨泰院一度成为韩国聚集疫情的漩涡中心,沿街店铺的生意冷冷清清。每年万圣节的活动也是街区的一大特色,在停摆两年多后,今年重新回归梨泰院。

10月29日,是万圣节前的周末,刘欣冉与朋友们相约来到梨泰院。

同一天,中国留学生王雨计划扮成小恶魔,和同学去梨泰院过最热闹的万圣节。“梨泰院和弘大周末都很热闹,大家都习惯性、自发来这边庆祝万圣节,度过周末。所以可能下午五六点的时候这边人就很多了,晚上人会更多。”

去年因为疫情,她没敢去梨泰院,而是去了乐天世界。如今,韩国的疫情政策已经放开,“没有人会纠结这个疫情。”王雨说。

同样因为疫情,从事职业品牌公关的李强尼很久没有去过韩国。这次,他赴韩探亲。他对梨泰院的万圣节气氛早有耳闻。

10月29日,李强尼约着朋友去梨泰院喝酒。晚上8点半,他走出地铁。电梯停运,只能爬楼。每个台阶上都站着人。出站的人太多,要排队,地铁口也挤满了人。

武汉人王坤已经在韩国生活、留学了10年。疫情之前,每年的万圣节他都会去梨泰院过节。10月29日那天,王坤和妹妹一起走到梨泰院的街上,路人衣着各式各样,“大家好像把家里最贵的衣服都穿过来了一样,感觉那天去梨泰院的人都很开心”。

王坤回忆,他8点半下了地铁,这里人还没出站,新到站的地铁又送出两千人。平时走到地铁出口5分钟的路程,他和妹妹用了1个小时。

据韩国《京乡新闻》报道,10月29日首尔地铁6号线梨泰院站的客流量达到了13万,而这个数值是前一个周六的近三倍,更是超过了疫情之前同期客流量近30%。

另据《韩国文化日报》报道,梨泰院地铁站内部共设置了14台监控,在梨泰院站信息引导中心可以观看实时监控视频。虽然乘客人数呈几何级数增长,通行受阻,但梨泰院站站长在事故当天没有采取通知6号线地铁“甩站”等限流措施。

音乐声、哭泣声、尖叫声中,156人消逝在梨泰院的夜晚!

圈出来的箭头处是王雨所在位置,圆圈是事发地。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晚上9点半左右,王雨和朋友从地铁站出来时,穿过人流,朝那条聚集着餐厅、酒吧的小巷走去。她们要先经过一条上坡路段,接着有一段下坡。霓虹灯光在头顶闪烁,动感音乐飘荡在上空,吞没掉人声。差不多是同时,中国留学生安安和韩国朋友抵达梨泰院。安安来韩国两年了,这是他第一次过万圣节。因为临时决定来梨泰院,他没有任何装扮,打算到了目的地再付费化一个妆,无奈人太多,根本排不上队。

拥挤,是王坤对梨泰院的唯一印象。但在他的观念里,这不难理解,这里的酒吧很自由,没有性别、性向歧视,对全世界的文化都开放。再加上韩剧宣传,受欢迎是理所当然的事。最重要的一点是韩国大部分的财阀和明星都住在那里,来这里也许可以看到明星。

但疫情以来,梨泰院没有对外开放,王坤从来没有再去这里过节。今年4月放开线下活动管控之后,他明显感觉到大家都很期待再次去梨泰院过节。

王坤记得,到了晚上10点左右,人流变得更加拥挤,路边排起了付费化妆的长队,路上时不时走过“财神爷”、“孙悟空”,“大家脸上最大的表现就是很开心”。

头条奇闻微信公众号:奇闻有趣
关注头条奇闻公众号,订阅更多头条奇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