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烟花脱销 老板:行情十几年一遇 受益防疫优化、“禁鞭令”松动

标题速读:【浏阳烟花脱销 老板:行情十几年一遇】(浏阳烟花脱销 老板:行情十几年一遇 受益防疫优化、“禁鞭令”松动!今年,受益于防疫政策优化、“禁鞭令”的松动,浏阳市迎来了十几年不遇的烟花行业热潮。 每个小时,都有十几个电话打给王贤祝。但他不敢接,因为接了电话也没货。 【1】“年前就已经脱销,外地订购电话不敢接” 金得利烟花爆竹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王贤祝 今年这种情况,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大家的热情…

原标题:浏阳烟花脱销 老板:行情十几年一遇 受益防疫优化、“禁鞭令”松动

今年,受益于防疫政策优化、“禁鞭令”的松动,浏阳市迎来了十几年不遇的烟花行业热潮。

每个小时,都有十几个电话打给王贤祝。但他不敢接,因为接了电话也没货。

【1】“年前就已经脱销,外地订购电话不敢接”

金得利烟花爆竹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王贤祝

浏阳烟花脱销 老板:行情十几年一遇 受益防疫优化、“禁鞭令”松动

今年这种情况,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大家的热情都起来了,完全没有预料到。

我们日常都是按订单进行生产的,每天的产值大概是60-70万元。现在有些城市的禁鞭令突然放开,很多地方的经销商临时来订货,我们没有那么多货给出去。

你看我的手机通话记录,每个小时都有十几个电话打进来。这些外地打来的电话,大连、海口、广州、山东会不停地我都没敢接。有人会不停的打好多个,一个我都不敢接,接了电话也没货。

还有一些老客户,四五年之前找我订货的。今年,他们当地政策一放开就来找我订。因为之前没下订单,没有在我的生产计划之内,实在需要的话,只能提价,从现货里匀一些。

花炮是我们祖传的手艺,在我们浏阳南乡,没有一个不会做的,就连小孩都会做。

小时候,我的学费都靠自己做烟花来赚。小孩只能做一点简单的工序,比如插烟花的引线,每个药筒里都要插一根。这个工序一件会给三五分工钱,但是那时候学费也便宜,一学期也才三五块钱。

比如一盘普通的红炮,快的10分钟左右就可以做完。我们男孩子没有女孩子那么手巧,我做要将近20分钟。放学之后做,一晚上我可以做7-10盘,周末的时候父母会有要求,可能说做完30盘,就可以出去玩。

像塞药这种危险的工序,就需要大人来干,我父母也会做,就是初级的家庭手工作坊。那时候,我们家不对外售卖,都是去有门路、有资本售卖的人家里领原料回来做,按件计费。各家做药的配方百分之七八十是相似的,可能有百分之一二十的差异,配方好一点,燃放的效果、节奏、炮响力就会稍微好一点点。

毕竟烟花涉及火药,是个特殊行业,后来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为了安全起见,浏阳市政府就慢慢引导个体生产户向工厂转变。通过10多年的引导,到2000年,几乎都是工厂化了。

现在,家庭作坊式的生产已经基本不存在,插引线这种工序已经可以实现全机械化生产了。最初机械化的时候,是产量上不来。当老板的,只要有货就能出。

浏阳的烟花产业是在2000年前后走上快车道的。像我的厂子,刚开始是在我们老家,规模不大,只有三四十个人,产值只有两三百万,现在慢慢发展的也有两百多人了。

2016年,各个城市的禁鞭令陆续出台,给我们的行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具体还要看各个厂市场面向的地区分布。

我们这边有一个厂家,一年的销售量是1.2个亿,但是他在河北省的市场份额占了60%,河北的禁鞭令一出,相当于他就损失了6000万,销量下降了一半,对他的打击很大。他就要临时重新去开发市场,像到西北或东南沿海。

从那时候开始,烟花行业产能过剩的现象就出现了。2016年的时候,我们浏阳原本有1000多家烟花企业,经过优胜劣汰之后,现在还剩下400多家。

现在,产能过剩的问题还存在,未来可能会继续这种行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创新不足或安全性不稳定的企业,可能都会慢慢被淘汰掉。

头条奇闻微信公众号:奇闻有趣
关注头条奇闻公众号,订阅更多头条奇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