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彩礼” 可行吗?高价彩礼背后有着复杂的成因

标题速读:【“零彩礼” 可行吗】“零彩礼” 可行吗?高价彩礼背后有着复杂的成因!女朋友说彩礼18.8万,三金衣服婚纱等8万一谈到钱就上升到态度问题,就是不在乎她,我家普通家庭,我爸意见,对方硬要这么多,也能拿出...

原标题:“零彩礼” 可行吗?高价彩礼背后有着复杂的成因

“女朋友说彩礼18.8万,三金衣服婚纱等8万...一谈到钱就上升到态度问题,就是不在乎她”,“我家普通家庭,我爸意见,对方硬要这么多,也能拿出来,但钱就这么多,买车、车位、装修啥的就怕不过。”社交媒体上,山西晋北地区一位网友发帖询问网友,“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接下来该怎么办?”

事实上,现实中遭遇彩礼困境的并不在少数,而“高价彩礼”乃至“天价彩礼”的问题也成为公共话题。

“零彩礼” 可行吗?高价彩礼背后有着复杂的成因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河北河间市大庄村党支部书记石炳启就建议,“把‘低彩礼’落到实处”,同时在推行“低彩礼”的基础之上提倡“零彩礼”。

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教授靳小怡,长期从事农村人口婚姻家庭研究。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高价彩礼”是中国人口社会转型期的特殊现象,彩礼金额在2000年以后不断攀升,并于2010年之后愈演愈烈,在一些地区远超出当地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成为欠发达农村地区“因婚致贫、因婚返贫”的主因,同时带来发达城镇地区年轻人“恐婚、不婚”的问题,极不利于提升近年来低迷的生育率,给中国人口社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带来威胁。

高价彩礼乱象

为了解当代中国农村男性婚姻成本,2018年,靳小怡带领课题组进行了覆盖11省的“百村调查”,对农村男性婚姻花费的数据进行了全面分析,发现在彩礼、婚房、婚礼、谢媒费等多项指标中,彩礼和婚房的占比最大,且存在“西部偏彩礼、东部偏婚房”的地区差异。

“中西部男性成婚难最直观的表现即为‘高价彩礼’,东部受较高房价的影响,农村男性主要面临较大的婚房购买压力。”在靳小怡看来,随着近年来彩礼要价不断攀升,“高价彩礼”令婚姻仪式感减弱、“交易”性质加深。

事实上,有关高价彩礼近些年来一直是社会热点话题,尤其是在农村,这样的现象特别普遍。甚至,有不少交往中的男女因为高价彩礼的问题而分道扬镳的案例发生。

腾讯新闻谷雨数据《2020年国人彩礼调查》,有超过七成(73.8%)的婚姻都收过彩礼。浙江以超过18万的平均值,在所有地区中高居第一,远超全国平均值69095元。江西排在第四位,彩礼平均值为11.2万元。

南昌大学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建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当地结婚收受彩礼是普遍现象,但所谓“天价彩礼”只是个例,有相当部分还是虚假炒作。“一般意义上来说,都是18万元左右,看家庭情况,一般市民家庭,则从五六万到十五六万不等。”

费孝通1938年在著作《江村经济》中指出,彩礼是男方家庭对女方家庭因婚配丧失劳动力的一种补偿,女方家庭又通过嫁妆的形式,将资源注入新家庭。随着经济发展和资产丰富,近年来各地的彩礼一路走高,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北京工作的东北地区一位青年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他的朋友最近准备结婚,彩礼已经高达30万元,而且还不包括购置房产和车辆等花费,“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另据新华社报道,中部某县一名村民说,“两三年前我们这边彩礼一般是10多万元,如今不少都是20万元起步。”“这些年我们这儿彩礼一路上涨,从十多年前的8.8万元涨到18.8万元,再到28.8万元,如今一般都是38.8万元。”赣北地区一村民表示。

在一些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高价彩礼的现象也并不鲜见。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福建莆田地区,2019年之前,彩礼一般要达到118万元到200万元。近年来,莆田市政府多次发布“抵制高价彩礼”的倡议,莆田市东海镇政府还曾号召聘金不超过18万。

“适当的彩礼是社会风俗,是为人们所接受的,但高价彩礼让本该作为民俗的彩礼慢慢变味,偏离了彩礼的初衷。”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李明舜认为,高价彩礼抹杀了彩礼固有的对女方认可和尊重的核心内涵,使之成为买卖婚姻中的身价礼。

李明舜说,高价彩礼歪曲了彩礼的本质,改变了彩礼重仪式、重规矩、重承诺的本意。实际上把彩礼变成了法律所禁止的借婚姻索取财物,扭曲了婚姻的目的,婚姻本来是男女双方以永久共同生活为目的的一种结合,而高价彩礼使他们之间的婚姻变成了一笔买卖。

头条奇闻微信公众号:奇闻有趣
关注头条奇闻公众号,订阅更多头条奇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