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滤镜,与爱豆同框,求点赞!古代人自拍才叫真嗨

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一定是自拍美颜APP。 打开自拍软件,在手机的前置摄像头里,我们常常会对自己的容貌产生幻觉,然后沉迷。 吃饭,自拍一张。 学习,自拍一张。 旅游,必须自拍一张。 自拍完了,多半还要绞尽脑

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一定是自拍美颜APP。

打开自拍软件,在手机的前置摄像头里,我们常常会对自己的容貌产生幻觉,然后沉迷

吃饭,自拍一张。

学习,自拍一张。

旅游,必须自拍一张。

自拍完了,多半还要绞尽脑汁想个文案,以遮掩自己“也没啥,就是想发个自拍”的微妙心态。

在没有智能手机和美颜软件的古代,少男少女们岂不是要失去自拍这一大人生乐事?

不必担心!

没有手机有画笔。

自画像,就是古人们的自拍游戏了。

加滤镜,与爱豆同框,求点赞!古代人自拍才叫真嗨

01

关于自画像的历史,可追溯至汉朝

根据《后汉书》的记载,汉献帝时做过常卿的赵歧,通经学,多才艺,是画“自写真”可考的第一人。

据《历代名画记》记载,东晋大书法家、画家王羲之也是自拍达人,他曾经画过一副《临镜自写真图》。

米芾在《书史》里也提到了这张对镜自拍图,并表示王大书法家用的纸很讲究,薄如金叶,索索有声。

米芾《书史》:“王右军《笔阵图》前有自写真,纸质紧薄如金叶,索索有声。”

清朝《玉台画史》记录了古代女子薛媛写真寄夫一事。

这个故事在晚唐范摅的笔记小说集《云溪友议》中也有出现。

讲的是梁人南楚材的妻子薛媛得知丈夫出轨后,对着镜子画了一张自画像,并在自画像上写了几行哀怨的诗寄给丈夫。

对镜自圆其形, 并诗四韵以寄之:

欲下丹青笔, 先拈宝镜端。

已惊颜索寞, 渐觉鬓凋残。

泪眼描将易, 愁肠写出难。

恐君浑忘却, 时展画图看。

就类似于女生撞破男朋友出轨后,微信发了一张自拍过去,附上一段文字:怕你忘了我长啥样,记得经常打开看看。

这顿操作要搁在现代,绝对可以入选迷惑行为大赏。

遗憾的是,上面提到的几张自画像实物都已亡佚,只留下零星几点文字记载。

02

宋元时期,有了传世作品。

宋朝,士大夫间兴起了一股自画像浪潮。

他们会请画师给自己画肖像,擅长绘画的士人也会给自己画自画像。

宋朝知识分子热衷于把自己的写真挂在家中,并且题写几句画像赞。

画像赞,就是画像上的题词,在汉代就已广泛运用,是宋朝文人圈很流行的文体。

宋人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画像赞。

黄庭坚曾一口气写了五首《写真自赞》,毫无疑问,黄先生是个自拍狂魔,还是个自拍文案高手。

高登的《东溪集》中也有一篇《自写真赞》,内容是:“面兮纤冷, 髭兮虬卷。性兮火烈, 心兮石坚。有誓兮尽敌, 无望兮凌烟。”

根据文字,我们就可以拼凑出一个面冷性热的忠义刚烈的名臣形象。

宋代能“自写真”的画家不少。

北宋僧人画家元霭,就以擅长自写真闻名。

有一次,太宗问他:“兄弟,能画你自己吗?”

元霭拍拍胸脯,说“当然”,然后立马就画了一张自己的侧影。

诗人柳开见后,称赞这幅侧影非常逼真,“他人写真,能写他人,霭公自写,如他人也。”

房州人“三朵花”,因头上常戴三朵花得此花名。

三朵花先生能作诗,又能是自拍达人,可见熟习《网红的自我修养》。

大大大V苏东坡还为他的自画像写了诗:“图画要识先生面,试问房陵好事家”。

而多才多艺的苏东坡本人,也曾让人在墙壁上描出自己的影子,博得见者一笑,颇有意趣。

“尝于灯下顾见颊影,使人就壁画之,不作眉目,见者皆失笑,知其为吾也。”

清 萧晨《东坡博古图》扇页 故宫博物院藏

画家们还常常把自画像置于群像之中。

传北宋李公麟《西园》雅集图中有其自画像,据目击证人、雅集参加者之一的米芾所说,画中的李公麟本人正在展示一副画陶渊明归去来的画卷。

看看这标准的迷弟行为,像不像非要和爱豆同框的你?

米芾本人也有一张存世的珍贵美照。

桂林伏波山的米芾自画像石刻,是难得存世的宋人自画像。

米芾是北宋的著名画家、书法家。

相传“米芾自写真世有数本”,流传于外。其中米家藏有一幅米芾的“自作小像”。

南宋嘉定八年,广西转运判官将这幅“自作小像”借来,刻像于石,以纪念这位大艺术家。

米芾自画像石刻拓片

自己画自己还是有门槛,普通人要想有自己的写真,也可以找职业的的肖像画家。

03

宋朝出了很多专业的肖像画家。

比如著名的肖像画家朱渐,由于画的肖像太逼真,坊间传言未满三十岁不得找他画像,“恐其夺尽精神也”。

可见照相“摄魂”的说法自宋就有。

宋代不仅出了一批职业肖像画家,更有趣的是还催生出了一个新职业:人体模特

这些人体模特的工作日常与现在的模特也差不多,都是一动不能动,一坐坐一天。

“今乃使具衣冠坐注视一物,彼敛容自持。”

“使人伟衣冠,肃瞻眡,巍坐屏息。仰而视,俯而起草,毫发不差,若镜中取影。”

宋元年间的大画家赵孟頫也为自己画了一副自画像。

赵孟頫的《自画像图页》,也是唯一一幅保留至今的宋人自画像原件。

元 赵孟頫《自画像图页》 故宫博物馆

此图绘于元初。

在这幅画中,赵孟頫把自己画成了一个在竹林中漫步的雅士。

他头戴乌巾,身穿白袍,策杖而行,悠闲地漫步在竹林之滨。

这幅图就是很典型的不突出人物本身特征,而以营造气氛为主的自画像。

04

明清以后,自画像作品逐渐增多。

通过前文的一些自画像,想必大家已经感受到了古人自拍爱加“滤镜”,写神大于写实。

确实,古代肖像画的创作特别注重神韵,甚至有“遗貌取神”的说法。

一般来说,文人画家的自画像喜欢借助环境烘托人物。

由于着力渲染环境,人物画像虽为主题,但形体较小,面貌特征不十分突出,若无题识说“这是我的自画像吼”,常常就会被后人误认为是点景人物山水画。

比较值得一提的,还有与唐寅合称“明四家”的沈周的画像。

沈周的画像,是沈周80岁时请苏州当地的职业画家所绘。风格非常突出,也与通常的文人自画像很不一样,是一种肖像式的画像。

特点是力求真实,细腻地用咖啡色的赭石点出了老人斑与皱纹。

磨皮滤镜,统统关掉!

明 佚名《沈周半身像》 故宫博物院藏

清朝的扬州八怪之一华嵒,在46岁时作了一副《自画像图》,并自为长题,这就是很典型的文人自画像了。

华嵒自画像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

在画面中,画家本人的外貌特征并不突出,但能看出正穿着白衣,随意地靠在石头上,右手扶着石头,左手捋着胡须,十分悠闲自在。

华嵒自画像图轴(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扬州八怪中,最爱自画像的,当属金农,他的现传世自画像作品就有9幅。

金农不仅爱自拍,还喜欢把自己的自拍照送给亲友。

67岁时,他将自画像赠予了老友郑板桥;72岁时,画了一幅给项均;73岁时,又送给弟子罗聘。

送给弟子罗聘的《金农自画像轴》,金农采用了传统画法中的减笔描的画法。

浓密的长髯,矍烁的双目,真实传神地描绘出金农独特的奇倔个性。

这种将特征夸张强化的画法,也使得画面显得诙谐幽默。

金农自画像轴 故宫博物院藏

如果你认为把自己的自拍照送给别人是迷惑行为,不如来看看更羞耻的“求赞”行为。

为别人的自画像题赞,通常情况下是应邀而作。用题赞的方式,可以表达对像主绘画才能、人品的肯定。

而清代有一位叫禹之鼎的,居然邀请了110人,让他们为自己的美照《禹鸿胪卜居图册》题赞。

看完自汉至清的“自拍”极简史,是不是也很好奇,如果自画像中的人穿越到现在,会创造出怎样的自拍照呢?

头条奇闻微信公众号:奇闻有趣
关注头条奇闻公众号,订阅更多头条奇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