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说到江西不得不说还是挺有意思的地方,小编就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小编依稀记得江西有庐山,有滕王阁,还有这个婺源,反正很多很多了,但是江西在小编的印象中最近几年不是非常的上镜,而且网络上现在充斥着大量的这个各种环江西带,各种环江西圈的现象,那么这个环江西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下面我们一起来分析揭秘看看吧!

说到江西不得不说还是挺有意思的地方,小编就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小编依稀记得江西有庐山,有滕王阁,还有这个婺源,反正很多很多了,但是江西在小编的印象中最近几年不是非常的上镜,而且网络上现在充斥着大量的这个各种环江西带,各种环江西圈的现象,那么这个环江西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下面我们一起来分析揭秘看看吧!

环江西现象是什么?

环江西现象就是:在江西周围的地区,都在迅速的发展,什么铁路啊,什么大学啊,什么5G,什么这个机场啊,什么GDP啊,反正就是各种江西以外的地区都发展的不要不要的,围绕着江西声音很大, 但是这些发展唯独不见江西的身影,小编的理解就是围绕江西的一圈都在发展,但是唯独江西没有发展,而且延伸到各个领域了,所以这个现象就形成了一个圈,把江西环绕起来了,所以就有这个环江西的说法了。

为什么会出现环江西现象?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情况呢?有的人说是江西太佛系了,不争,也有的人说了,是历史原因,下面我们跟谁网易浪潮工作室的一篇文章来研究研究。

作者:网易浪潮工作室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646611/answer/660332799

来源:知乎

在外省人心中,江西确实很透明,以至于连形成刻板印象的机会都没有。江西方言是什么?江西菜长啥样?江西有哪些高校?你也许一个都答不上来。

而它的邻居们,似乎一个个都比它混得更好,东边的浙江、福建,南边的广东这些沿海大省就不说了,同属于中部省份的湖北是九省通衢,就连它西边的湖南凭借着芒果台撑腰,也能维持一定的人气。

江西的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或许什么时候也能带上一点主角光环吗?

“四不像”的江西

尽管外人对江西没有形成什么印象,但江西人自己,可能会对自己省份内部的差异感到惊讶。江西文化十分多元,“多元”可以指什么都有,也可以指“四不像”。

江西历史上的管理范围曾经不断变动,今天的江西辖区其实在明代才基本形成。这里面,既有被瓜分走的土地,如唐朝时还属于江西的湖北东部、湖南南部和东部;也有别人家的孩子,如元代还属于江浙的饶州、信州,以及1949年以后才从安徽划过来的婺源[1]。

在几次北人南迁的浪潮中,江西也吸纳了无数北方人口,比如说安史之乱之际,仅江南西道就接受了占全国总户数的3%的移民。而明清时期的战争又使得闽西、粤东的客家人大批迁入赣南[2]。

在这些行政区划变动和人口流动的影响之下,赣文化深受巴蜀、湘楚、徽州、吴越、客家文化的影响,最明显的就是方言。

学者将中国主要汉语方言分为九大种,江西一省就占了六种:赣语、客家话、江淮官话和西南官话、吴语、徽语、闵语,完全可以说是中国方言最多的省份之一。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虽然赣语面积和人口占到全省的三分之二,但婺源等与安徽相连的地方说徽语;上饶等与浙江相邻的地方说吴语;赣北的九江市等则说江淮官话;赣南地区则大部分说客家话,与闽西、粤北连成片[3] / 中国语言地图集 第2版 汉语方言卷

多而散的方言格局使得江西人彼此之间的交流都成问题,更别说要在外人心中形成统一的“江西话”认知了。在靠方言挣存在感这方面,江西注定不敌西南和东北

在饮食方面,”江西菜“也无法为江西撑起门面。外人能想到的,好像只有瓦罐汤,而事实上,瓦罐汤只在江西的南昌地区流行,其他江西人民并不卖账。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2017年12月21日,江西九江。冬至前后,鄱阳湖沿湖渔民忙着“晒鱼”。江西各地饮食习惯有着诸多不同 / 视觉中国

无论是八大菜系还是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发明时间都比较晚,可就算人为的菜系发明时间晚,江西菜依然不能在这些菜系排名中拥有姓名。

这也许是因为,江西内部的饮食习惯是一锅大杂烩:赣西北受武汉的影响,九江至今还保留“过早”传统;西边的萍乡在饮食的重辣则与湖南相似;粤菜、闽菜的独特手法也保留在赣南的客家人生活中[4]。难怪人们依然言辣必川湘,嗜甜要江浙,尝鲜走闽粤,你却很难看到“江西菜”的影子。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2018年8月6日,江西婺源篁岭古村拍摄的“晒秋”景观。除了饮食习惯别具特色,历史上一直属于安徽的婺源,其建筑也是典型的皖南徽派民居。而赣南地区的建筑就不长这样 / 视觉中国

文化的”多元“让江西丢失了自己的身份标签, 而省会南昌的弱势又进一步稀释了它的存在感。

人家石家庄、郑州虽然经济虽然不咋样,但好歹座落在交通要道上,重复的“石家庄站”“郑州站”广播宣告着它们作为省会的地位。

而南昌呢?1957年京广铁路通车时,它不幸被绕道,这一错过就是近40年。一直到1996年京九铁路建成以前,南昌作为一个省会,进京还要绕道长沙/合肥/杭州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2019年1月20日,江西南昌,一年一度的春运即将拉开。南昌在交通上的地位长期尴尬

江西的尴尬还在于,它几乎没有全国知名的高校。江西,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实现985的零突破,211也只有南昌大学一所;而在不少企业主中口碑不错的江西财经大学,连211都不是。

也许这些,都让人们察觉不到江西的存在。

江西过去有多强

但江西人如果稍微了解自己省份的过去,可能会感到命运的不公平(如果没有特殊标注,以下讨论的“江西”区域,都与今天的“江西”区域大致等同)。

很多也许没有意识到,从小到大的语文课本和历史课本中,江西文化名人出现的频率有多高。 陶渊明、欧阳修、王安石、曾巩、周敦颐、黄庭坚、晏几道、文天祥、姜夔……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唐宋八大家其中有三个就来自江西:欧阳修、王安石、曾巩,其中欧阳修的名篇《醉翁亭记》为人熟知。图为明代画家仇英的《醉翁亭》/ Wikipedia

据词学家唐圭璋教授考订,两宋时期江南文化超过北方,而江西有词人153名,占全国的17.6%,仅次于浙江(注:在此统计中“省属从旧制”)[5]。

与今天高校稀缺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古代江西曾是全国的“高校”中心。早在唐代,以江西为中心的书院集结区就已经初显。到宋代,江西更是独占鳌头,宋代的720所书院中,江西就占了224所[6]。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2018年11月13日,江西遂川县双镜村,一栋建于清朝光绪年间的民居,据传旁边曾是书院。民居外墙上有大量的诗词和装饰画 / 希帕图片社

发达的书院让江西的读书人如鱼得水,在科举场上震惊全国。明朝建文二年(1400年)庚辰科,殿试前三全是江西吉安府人,前六江西占了五名;永乐二年(1404年)甲申科,吉安府直接包揽了殿试前七,殿试几乎变成了江西省的乡试[7]。

整个明朝科举共产生了90名状元(不包括武状元),江西就占了19名,占到20%[7]。而在三鼎甲人数上,江西以55名的数量占据21%,傲居榜首[8]。

江西的吉安府尤其成绩傲人,整个明朝它产生的进士就超过八百人,占全省的30%以上[9]。明英宗之后,朝廷对翰林要求必须是进士,而吉安出的翰林也特别多,他们与其他的江西籍官僚一起,构成了朝廷上的“江西帮”。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2015年4月7日,江西吉安遂川县,燕山书院内的绘画艺术,这座书院建于乾隆年间,竣工于嘉庆年间。民间有谚语“翰林多吉水,朝士半江西”,说的就是江西办学的优秀成果 / 希帕图片社

江西的存在感不止于文人和士官,它繁荣的经济让全国都缺它不可。

人口多寡是衡量古代社会经济发展程度的重要参考系,而一个地区设县多少与它的人口数量直接相关。北宋崇宁元年(1102年)的各府州军户口表显示,江西所辖县数超过湖南、湖北,而户、口总数超过两湖总和[10]。从唐元和年间至南宋四百多年间,江西的户口数量均占全国总数的近10%或以上[11]。

劳动人民改进耕作技术、勤加垦荒,使得江西在两宋时期就成为了国家的粮食基地。这种地位一直延续到明清。明朝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朝廷在江西征米2585256石,在全国排第二;弘治十五年(1502年)向江西征米2559706,在全国排第一[12]。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2019年3月24日,江西上饶婺源县篁岭景区的油菜花梯田。吴曾在《能改斋漫录》写道,“惟本朝东南岁漕米六百万石,此知本朝取米于东南者多。然以今日计,诸路共六百万石,而江西居三之一,则江西所出尤多” / 视觉中国

清代江西的大部分剩余粮食还向江浙闽粤四省输出,形成“广东之米取给于广西、江西、湖广,而江、浙之米皆取给于江西、湖广”的江西重度依赖型格局[13]。

农业经济的繁荣带来了商品经济的发展,被称为”江右商帮“的赣商在明清时期人数众多、经营业广、渗透力强。那时候的江西人[14],在外地人面前报出自己的家乡时,从来不要担心对方迷茫的目光,他们就像今天的北上广人民一样,财大气粗。

江西为什么走向了衰落

古代江西的繁荣得益于它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不幸的是,到了近代这却成了它衰落的缘由。

古代交通主要依赖河道漕运。赣江作为中国南北运输内河的“黄金水道“,西经湘江联系云贵川,东达江浙,南下广州,北跨湖广、辐射中原,使得江西成为贯通南北,连接东西的重要交通枢纽。

明清时期,由于海禁政策,广州成为与西方进行贸易的唯一港口 ,北京-大运河-扬州-长江-鄱阳湖-赣江-大庾岭-珠江-广州这条沟通南北的最短距离交通线也因此备受瞩目,同西方贸易的大部分进出口商品都经过该交通线运输。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2019年3月19日,江西九江,鄱阳湖都昌老爷庙水域。古时的江西,“两广往来襟喉,诸夷朝贡亦于焉取道,商贾如云,货物如雨,万足践履,冬无寒土” / 视觉中国

这一切,因为鸦片战争的到来而改变。战败以后上海宁波福州厦门、广州都被打开,上海进出口商品量在短时间内就超过了广州。

赣江、大庾岭商道在上海的得势中走向了衰落,江西经济也跟着急剧衰退。 广州作为唯一通商港口期间(1757-1842年),赣州年平均关税收入102701.84银两,商品流通量达到500万两以上,五口通商以后的同治年间至清末关税便迅速下降到了22295.748银两[15]。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1900年左右,广东广州,一艘中国小船旁停靠着一艘汽船,形成了鲜明对比。清朝国门大开以后,广州已不再是唯一的通商港口 / Michael Maslan/Corbis/视觉中国

江西的悲剧没有停在这里。交通要道丧失的同时,江西还成为了太平天国湘军的拉锯之地。据估算,在这场中国历史上死伤最为惨痛的内战中,江西损失了1172万人口,占战前人口的48.3%[16]。

当然,浙江、安徽、江苏死伤也极为惨重,但这些省份能够在战后得到恢复与发展,江西却迟迟不能从阴影中走出。

19世纪60年代的清朝,一边控制着国内的太平天国,一边在对外的屡战屡败中开始了洋务运动,而此时的江西,却出现了太平天国战争结束、科举恢复以后罕见的科举高潮,科举中生员人数增长迅速。

战前江西的生员占全国人数的5.4%,排第9位,战后生员占6.8%,上升到了第3位。据学者估算,江西出钱购买监生资格的人数也占到了全国的10.84%,是除直隶以外的第一[17]。

对传统科举体制的迷恋让江西在新式教育上举步维艰。戊戌变法期各省兴办新式学堂,江西护理巡抚翁曾桂想过开设“算学堂”,却无奈江西知识分子依然把西学“目为不急之务”,“鼓励多方”后依然很少有人愿意入学,结果学堂没办成,翁曾桂只能感叹:“江西守旧人多,开化难于他省矣”[18]。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2019年2月6日,江西上饶,婺源县秋口镇长径村艺人在村口表演跳傩舞。与福建、广东类似,江西宗族体系发达,传统深厚 / 视觉中国

新式教育的落后直接导致了江西在发展近代工商业时人才缺乏。以瓷器为例,景德镇作为瓷都本来有大批技术精良的瓷工,但是清末“老匠良工散之殆尽……新匠不惟技术远逊前人”,在1906年的南京工业品展览会上,来自湖南醴陵瓷业公司的产品一举打败了景德镇的王牌[18]。

各种环江西带现象,环江西各种圈是什么?究竟怎么回事?令人感到不

江西在近代化的进程上远远落后于其他省份,即使建立了一些“公司”,也因为“经理不得其人,采挖亏折资本……先后停办,撤销公司”。图为南京金陵制造局制造的格林炮 / Wikipedia

江西的工业化进程远远落后于与全国。 洋务派在1861到1895创办了大小军事工业21个,然而江西到清朝灭亡一个也没有,20多个民用企业也没有一家在江西。一直到1898年,江西才有了自己的子弹厂和萍乡煤矿两家企业[19]。

当王勃在滕王阁洋洋洒洒地写下赞歌时,他也许没有想到“襟三江而带五湖”的江西后来成为了一个落寞的内陆省份,甚至要依靠“没有存在感”之名来为自己增加存在感。

作者 怀濛 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文献

[1]方志远著. 明清湘鄂赣地区的人口流动与城乡商品经济[M]. 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1.12.

[2]葛剑雄等著. 简明中国移民史[M].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1993.12.

[3]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 中国语言地图集 第2版 汉语方言卷[M].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2.12.

[4]侯军俊. 赣文化时空演替和区划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09.

[5] 唐圭璋著. 宋词四考[M]. 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1985.09.

[6]邓洪波. 中国书院史 增订版[M].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2.11.

[7]李天白编著. 江西状元谱[M]. 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7.

[8]吴培玉.我国历代人才地理分布与流向[J].人才研究,1988(02):8-13.

[9]谢宏维.论明清时期江西进士的数量变化与地区分布[J].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00(04):23-28.

[10] 方志远著. 明清湘鄂赣地区的人口流动与城乡商品经济[M]. 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1.12.

[11] 马巨贤,石渊主编. 中国人口 江西分册[M]. 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9.04.

[12]施由明著. 明清江西社会经济[M]. 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2005.07.

[13]陈支平.清代江西的粮食运销[J].江西社会科学,1983(03):116-120.

[14]方志远,黄瑞卿.江右商的社会构成及经营方式——明清江西商人研究之一[J].中国经济史研究,1992(01):91-103.

[15]吴金成著; 崔荣根译. 矛与盾的共存 明清时期江西社会研究[M].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8.08.

[16] 葛剑雄主编 曹树基著. 中国人口史 第5卷 下[M]. 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5.01.

[17]张仲礼著;李荣昌译. 中国绅士 关于其在19世纪中国社会中作用的研究[M].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1.05.

[18]万振凡,林颂华主编. 江西近代社会转型研究[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1.

[19]施由明著. 明清江西社会经济[M]. 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2005.07.

头条奇闻微信公众号:奇闻有趣
关注头条奇闻公众号,订阅更多头条奇闻
暂没有更新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