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骂歌女?

(杜牧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骂歌女? 杜牧的生平,并不仅仅是“赢得青楼薄幸名”那么简单,而这首《泊秦淮》真正指责的,并不是“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商女”。具体解答如下: 一、杜牧是怎样的人 杜牧(公元803-约853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晚唐杰出的诗人、散文家。 杜牧是名门之后,他是宰相杜佑之孙,驾部员外郎杜从郁的儿子,…

杜牧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骂歌女?

杜牧的生平,并不仅仅是“赢得青楼薄幸名”那么简单,而这首《泊秦淮》真正指责的,并不是“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商女”。具体解答如下:

杜牧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骂歌女?

一、杜牧是怎样的人

杜牧(公元803-约853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晚唐杰出的诗人、散文家。

杜牧是名门之后,他是宰相杜佑之孙,驾部员外郎杜从郁的儿子,他曾这样描述他的家:

旧第开朱门,长安城中央。第中无一物,万卷书满堂。家集二百编,上下驰皇王。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杜某的家在城市的核心地段,而且是一家朱门大户。家里的家谱就有200多本,其中很多人都曾在核心部门担任要职,并且多以皇帝的近臣和封王的人巨多。除此之外,家里藏书非常丰富,有几万卷之多。换做今天的话说,杜牧出身书香门第,并且是官二代、富二代。

受家庭的影响和熏陶,杜牧政治才华出众,十几岁的时候,就在读书之余,写过十三篇《孙子》注解。到20岁时,他已经对经史十分熟悉,并在军事上有所专长。23岁时,写出了散文《阿房宫赋》。25岁时,写出了长篇五言古诗《感怀诗》,表达他对藩镇问题的见解。此时的杜牧已经很有名气,作品流传。到他26时,通过考试考中了进士,官授弘文馆校书郎、试左武卫兵曹参军。

杜牧30岁时,曾担任推官、掌书记等职,因此在扬州居住多年。后来又先后在长安、洛阳等地辗转任职。39岁时,杜牧被外放,担任黄州刺史,原因不明,而杜牧自认为是受到宰相李德裕的排挤。后来又担任池州、睦州刺史等职务。到45岁时,得到宰柏周墀的帮助,官爵升至司勋员外郎、史馆修撰,转吏部员外郎。 不到一年,杜牧就以京官俸禄低,而难以养家请求外放杭州刺史,终被拖至47岁时,才得以外放为湖州刺史。一年后,他又被内升为考功郎中、知制诰。49岁时,他因病重,在冬天离世。

纵观杜牧这一生,年少有为加家底充盈,到了后期,却仕途不顺,屡遭外放,有的还是他个人要求要到外地去。所以,起初的他,文采出众,官运亨通,自然有些恃才傲物,风流倜傥,“赢得青楼薄幸名”也是他在扬州任职时染尽风流的有力佐证。而到后期,因为仕途遭遇挫折,加之他正直刚强的性格,开始对日渐腐朽的唐王朝失去信心,甚至开始逃避长安城中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不良风气。甚至也希望能从中跳脱出来,不被污染和侵害,主动到外地任职便是他预先看淡繁华落尽的征兆。

所以当他再来到六朝古都金陵的秦淮河边上,看到“商女”和权贵们仍在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秦淮河边歌舞升平,你侬我侬,内心自然升腾出对唐王朝没落的忧虑和悲伤来,于是提笔,写下了这首广为人知的《泊秦淮》。

二、他骂“商女”了吗?

我们先来看下这首《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前两句写眼前看到的景物,后两句抒发作者的情怀。意思是:夜晚停泊在秦淮河边的酒家旁,只见水面上和寒沙之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而对面酒馆里的歌女依然如往常一样唱着靡靡之音,根本不在意这是一首亡国的歌曲。

所以说,杜牧骂了“商女”吗?答案是肯定的,骂了!那为什么骂?因为她们不知道亡国之恨。

但仅仅是字面意思这么简单吗?不!我们知道,歌女的地位其实很卑微,一个国家的兴亡其实与她们关系不大,真正与唐王朝生死存亡休戚相关的,其实是那些与歌女周旋的达官贵人。但杜牧又不能直接指摘他们,便借代“商女”来暗指这些花天酒地、昏聩无能的酒囊饭袋。

所以这才是杜牧写这首七言绝句的真正所指。

三、写在最后

杜牧之所以对权贵们的荒淫无度进行指责,从侧面反映出当时的唐王朝已经像靠近西山的落日,而权贵们却依然我行我素,对正儿八经该关注的事情冷漠置之,说明当时官场风气已然不正,甚至走向了堕落。

也反映了杜牧心系国运,对一个王朝即将沉沦而萌生出一种无力之感,但又对它能变得更好而显示出一种焦虑和紧迫。

杜牧生活的晚唐时期,是上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文学特征非常明显。

而杜牧在这个时代里,属于另辟文脉的一个作者。

晚唐时期的文坛有明显的分化,后世影响力最大的是“苦吟派”、罗隐等等消极避世的风格,每当家国乱离的时候,文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回归到晚唐的诗风中去。

但是,必须要看到,在这个时期,还有另一种文风,以犀利的笔调对社会进行批判,期冀可以改良社会弊病。

这种是杜牧的风格。

杜牧出身显赫,敢于痛陈时弊

很多人对杜牧的《阿房宫赋》并不陌生,这是他23岁的时候创作的一篇作品。

在这篇文章中,杜牧发表了自己对于秦朝灭亡的看法,认为是因为秦朝的苛政,不爱惜子民,所以导致了家国丧灭的下场。

其实这是一种影射,杜牧的这番话实际上是讲给唐朝统治者听的。

因为安史之乱后的唐朝,民生凋敝,苛政盛行,使得社会上经常出现不满的声音。

杜牧借古讽今,用这样一篇作品来表达对统治者的批判。

不仅如此,在他25岁那一年,他又写了一篇长篇五言古诗《感怀诗》,内容主要是对藩镇割据的忧虑,他清醒地意识到,以唐朝藩镇的形式,必然会导致很严重的战乱。

考之当时的历史,曾经极为强盛的大唐之所以分崩离析,和地方藩镇权力太大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甚至使得之后的一个时代里再次出现了群雄割据的场面。

虽然杜牧这两篇作品都非常地犀利,对于社会的弊病认识得都比较准确,但有一个疑问:

如此露骨地指出社会弊病,真的没有问题吗?

封建时代里,统治者都希望得到的建议方式是温和的,而不是以批判的口吻对自己进行指责。无数次惨痛的教训告诉人们,很多令人痛惜的结局都是因为方式不恰当所致。

但是,杜牧不一样,他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的处罚,因为他的后台够硬。

杜牧的祖父是杜佑,当时官拜宰相;他的父亲杜从郁,入选太子司议郎。可以说杜牧出身的家庭是官宦之家,在朝堂上有着不小的声望与势力。

所以,这也就使得杜牧在发表一些指责时弊的作品时,并不会瞻前顾后。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个节点问题,杜牧的发声和当时朝廷的风向有契合的地方,并且有着很高的实际可行性,并不是一味地指责,有建设性的建议,这也是其作品真正有价值的地方。

杜牧不同于很多文人,他是真正的文武双全

因为唐朝在历史上太过耀眼,出过非常多的名人,尤其是李白、杜甫、王维、白居易、韩愈、柳宗元等等大家都生活在这样一个朝代里,使得很多同样优秀的文人显得不是那么出色。

杜牧最为被人熟知的称号,大概就是“小杜”了,还是被“老杜”光环掩盖着

但是,如果仔细去查阅杜牧的履历就会发现,这个人有点像后世里的辛弃疾,都是能文能武的存在。

当然,辛弃疾是战阵厮杀,而杜牧更多的是兵法韬略。

他十几岁的时候,正好赶上唐宪宗对藩镇用兵,当时的杜牧还在读书阶段,但已经开始关注军事了。并且他竟然可以为《孙子》一书作注,这是很了不起的事。

为某一部古籍作注,不是简单地解释字词,更要有自己的理解。

而这种理解哪里来的?一部分来源于前人的思想,另一部分就来源于实际的战争经历,比如曹操就曾经注过《孙子》,有很高的价值。

杜牧才十几岁,显然没有战场的经历,那么其思想的来源绝大部分就应该是前人的想法了,这就说明他对于《孙子》的了解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起码阅读了大量的前人著述,在此基础上走出了自己的路。

也许有人会想,纸上谈兵而已,没有实际价值。非也,杜牧真正地参与过战场的谋划。

他曾经献计平虏,其计策被宰相李德裕采纳,并且大获成功。

这些足以证明,杜牧在军事上是有着一定的天赋,属于那种熟知兵书、运筹帷幄的人才。

他进士及第之后,曾经做过掌书记,主要负责的就是节度使之间的书信往来,这与他之前洞见过藩镇现象有关。

除了军事上的才能之外,他更有着文学上的造诣。

在他26岁那一年,进士及第,又考中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这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唐朝的科举有“进士科”和“明经科”,后来又加入了“明法”、“明算”等专门学科。进士科主要考的就是时务策,选拔的是有实际才能的官员,所以最为重要,标准也非常严格。

很多考生考了一辈子都不见得能考中,比如贾岛,孟郊也是近五十岁才及第。以至于很多人投机取巧地选择了比较容易的“明经”,比如元稹。

杜牧26岁便进士及第,可见其对于时务方面的才干是比较优秀的。而他所任的官职就是“谏官”,属于监察系统,在古代的行政体系中是属于很重要的一环,权力比较大。

可以看到,杜牧在前期是比较受朝廷认可的人才,也得到了重用和培养。但是后来家道中落,正直有能力的人往往受人排挤,所以杜牧之后在朝廷的日子并不好过。

但是有一个很普遍的现象,一般在不得志的时候,作品就会显得很犀利,杜牧也不例外。

杜牧的诗歌有两种风格,《泊秦淮》是两者结合的典范

杜牧的诗歌有香艳和豪迈两种风格,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异。

比如很多人都听说过的《遣怀》:

落拓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扬州不是现在的扬州市,包含着江浙一带很大范围,是古行政单位,可以简单理解为江南地区。而扬州在古代诗歌当中经常提到的一个地方就是风月场所众多,这样的地方多,就说明经济发达。比如夔曾经说过的“春风十里”,也是指这一点的。

那么这首诗就不难理解了。

这一类型的诗歌杜牧有很多作品,但主要是以清新的笔调进行,并不涉及香艳情事,所以审美价值颇高,也不显庸俗。

如果说这一类诗歌中有着很多的家国情怀,是借风月场所来影射社会现实,其实有点牵强。所以更倾向于杜牧的创作就是有这样一种风格在。

而他另外的一种豪迈诗风,除了之前提过的吊古之作,还有遣愁、感怀一类,比较直接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抑郁之气。

这样的一种风格就受到了杜甫、韩愈影响比较深。

其内涵上有点“诗史”的风气,但可能在高度上还没有达到杜甫的水平;而其形式上比较倾向于韩愈的风格。

清代赵翼在《瓯北诗话》中曾经评价:

杜牧之作诗,恐流於平弱,故措词必拗峭,立意必奇辟,多作翻案语,无一平正者。

这种风格是韩愈所提倡的,被后来很多朝代的文人所推崇,最典型的就是宋代。

还可以看出一点,杜牧其实是不太看得上白居易那种平淡浅近的诗风,所以走的还是文人士大夫的情怀路线,在用词上比较讲究。

在其作品中,《泊秦淮》算是流传较为广泛,也是将两种风格融汇在一起的一首诗歌: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其实“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句,可谓是击中了很多文人的心,每每朝代更迭之际,读此诗莫不感叹唏嘘。

但是,杜牧这首诗并不是很多人解释的那样,指责歌女舞女不懂黍离之悲、亡国之痛,而是感叹这样的社会现象和指责另一个群体。

其实想想也就知道,“商女”有什么好指责的呢?身居高位的人才会被指责,下层的百姓一般情况不会被文人所苛责。

所以,杜牧并不是在说“商女”的事,而是另有所指。

《后庭花》是用了陈后主的典故,本意是说统治者荒淫,不能居安思危,导致家国沦丧。联系到晚唐时代,国运渐衰,就知道还是指陈时弊。

同时还发出了有关兴亡的感叹,即使再辉煌的时代,灭亡之后其实并不会有多少人记得。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是指责歌女,而是指责在国家动荡时期,还要寻欢作乐的人们,指责的是那些听歌女唱《后庭花》的客人。

“商女”不知亡国恨,实际上是说现在的很多人根本没有家国的观念,只图一己享受,这是社会的悲哀。

所以,杜牧在晚唐生活,其实是很累的,当时的社会主要弥漫的是一种消极的态势,从安史之乱后,唐朝就开始了由盛转衰的历程,社会的风气也逐渐没有了盛唐时期的豪放。

举一个最为显著的例子,边塞诗。

盛唐时期的边塞诗是什么样子?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

之后的边塞诗呢,完全就是另外一种风格: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从立功报国的豪情转向了边关苦寒地悲惨。这不仅仅是内容题材的变化,更是社会心理的转变。

所以很多文人开始了消极避世的态度,不再像李白、杜甫、孟浩然等人一样追求理想,而是内敛起来,专注耕耘自己的精神世界。

而杜牧在这样一个普遍风气非常消极的时代里高歌理想,指责时弊,自然是很辛苦的,但也正因如此,他在晚唐时期才显得更有价值。

他的存在证明了,这个社会里,从古至今,永远都不会缺乏那些敢于逆境而上的人。

头条奇闻微信公众号:奇闻有趣
关注头条奇闻公众号,订阅更多头条奇闻

相关文章